logo 婦聯聲音 來自工會

首頁 > 專題 > 正文

激蕩40年,法庭上的時光故事

40年彈指一揮間,從一間間簡陋的辦公場所到智能綜合審判樓,從幾張小桌方凳到專門的法臺法椅,從法庭數量增多到專門法庭的出現……這些變化都在彰顯著法治的進步和公平正義對人們的守護。

微信圖片_20180906165848

40年春風化雨,法治建設迎來滿園春色。本刊將推出系列報道,展現改革大潮中的法治進步和女性成長。

伴隨法治發展,承載公平正義的法庭不斷變化。有人將它比喻成舞臺,每天上演人間百態,濃縮悲歡離合。40年,法庭發生了哪些變化?留下了哪些故事?

讓我們聽聽老、中、青三代法律人的講述。他們有的退休多年,回望往昔記憶猶新;有的依然在崗位奉獻,不忘初心;有的正值芳華,重擔在肩……作為法治建設的親歷者,他們的成長經歷,折射法治改革進程的步步足印。

微信圖片_20181018124615

歲月流逝,法庭在變溫暖不變

電視劇《陽光下的法庭》的熱播,讓很多觀眾透過電視屏幕,看到了法院的審判實景——寬敞明亮的審判庭、溫馨舒適的調解室、律師專用的更衣室、現代化的庭審設備……然而,回望40年前,那時的法庭卻是另外一番場景。

微信圖片_20181018124617

80年代法庭舊景

微信圖片_20181018124620

2018年新法庭落成

難忘時光,見證法庭工作變遷

一張老舊照片,記錄了一位老法官上世紀80年代在法庭工作的情景,喚起了她在法院工作的記憶。這張照片的主人叫孫雅珍,是遼寧沈陽皇姑區法院的一名退休法官。懷念在法庭工作的那些日子,宛如昨天,歷歷在目。

微信圖片_20181018124622

1990年孫雅珍被評為遼寧省法院系統先進檔案工作者

1991年之前,孫雅珍是鐵嶺縣法院的工作人員,她在法庭做過書記員。當時,由于歷史原因,大量的案件檔案仍堆放的雜亂無章,導致檔案作用無從發揮。于是,孫雅珍白天在法庭記錄,下班后就去檔案室整理檔案,有時工作到半夜。

孫雅珍回憶,那時的法院辦公條件并不好,但法官們仍努力想辦法,做到司法便民。比如,法院會預備老花鏡,讓一些眼花的當事人方便查看材料。有外地當事人來查詢審判卷宗,來不及吃午飯,孫雅珍就下樓買面包、燒餅等,讓對方感到溫暖。

1987年6月的一天,一名三十多歲的女性領著兩個孩子來到法院,她哭著請求孫雅珍幫忙。因為她的離婚判決書丟失,想補辦一份。可由于記不清離婚時間,法官無從查閱案卷,她之前已來過幾次,一直沒有補辦成功。

為幫助這位女性,孫雅珍先詢問她離婚那年孩子幾歲,并根據孩子年齡推算出她離婚的年份。之后,一份份地查找案件檔案,終于查到那份離婚卷宗。當時,法院還沒有條件復印判決書,孫雅珍就幫她手抄了一份,然后蓋章。在孫雅珍看來這是份內的工作,可沒想到,對方竟千恩萬謝。

原來,這位女性一人養育孩子,生活很艱難。后來經人介紹,遇到了意中人,兩人相處三年多,因為沒有離婚判決書,遲遲無法登記。如今,補辦了離婚判決書,就意味著她能擁有一段新的婚姻。

一件小事足以反映出案件檔案管理的重要作用,因此當皇姑區法院進行檔案升級時,孫雅珍再次挑起了重任。她退休前,皇姑區法院的案件檔案管理已經很規范、系統,給調卷的法官和當事人帶來很多方便。

同樣是在1987年,一套青灰色法官制服開啟了一位法官的職業生涯,也留下了這位女法官的芳華。這套制服的主人叫趙慶麗,如今是北京市西城區法院知識產權審判庭的副庭長。那一年,她帶著對法律的熱愛,走進西城區法院,開始在民商事審判領域耕耘,她是當時為數不多的分配到基層法院工作的大學畢業生。

微信圖片_20181018124625

從法官到副庭長,趙慶麗一直堅守在法治第一線

法庭里,一張長方形木桌代替著審判席;法庭外,一條長長的走廊擺放著長條木凳,等待打官司的人坐在木凳上,像是在醫院候診。這是趙慶麗入職時的法庭印象。而在當時,法官也像是一名全科醫生,沒有繁簡分流,沒有案件分類,無論是離婚、侵權賠償、勞動還是經濟糾紛,輪到哪個便審哪個。

作為首都的中心城區,西城區法院一直是全國比較繁忙的法院之一。改革開放后,隨著經濟發展,西城區法院受理的民事案件也呈現“新”“疑”“難”“雜”等特點。因而西城區法院的很多次變革,在全國起到了引領的作用。

在今天,人們都知道“誰主張誰舉證”這一民事舉證規則。但1992年之前,民事糾紛卻依然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比如,一對夫妻鬧離婚,兩人只知在法庭上相互指責,卻不知要搜集證據。而審判人員為查明事實,需要四處奔波調查以窮盡證據。以至于一些案件遲遲無法宣判。

為解決訴訟難題,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民庭率先向當事人提出了“舉證責任須知”,要求當事人在限期內“誰主張誰舉證”,并嘗試在民事審判中運用這一訴訟原則。趙慶麗回憶說,以前人們沒有證據概念,不理解“誰主張誰舉證”是什么意思,很多人認為他們心中的道理就是法律。于是,法官們主動走到群眾中,和他們拉家常,耐心細致地向他們解釋證據的作用和舉證責任的劃分。另一方面,在每一次開庭前法官都會進行明釋,在法庭上闡明,原告和被告的舉證責任以及舉證不能的風險。

1992年,西城區法院這一試點工作取得圓滿結果,“誰主張誰舉證”也在當年的《民事訴訟法》中得到了確認,成為至今民事案件的審判原則。

日新月異,科技元素在法庭綻放魅力

1999年,一個叫OICQ的聊天軟件悄然流行,一個叫百度的搜索引擎初具雛形。當時,有誰會想到這些網絡科技元素會出現在今天的法庭之上。

社會的快速發展也帶來了多樣的家庭矛盾糾紛,離婚財產由看得見摸得到的實物,發展到股票、保險、虛擬財產。從傳統的打官司到法院,到足不出戶解決問題,科技開拓了法庭的新天地。

2015年,杭州的謝楠今在英國認識了韓國的金素妍,兩人一見鐘情并在英國登記結婚。兩年后,他們各自回國,長期分居讓情感變淡,離婚一事被提上日程。如果協議離婚,他們都得前往英國辦理手續,不僅耗時還路途遙遠,于是謝楠今想在國內起訴離婚。然而,金素妍卻沒時間專程來中國,那么這段跨國婚姻如何審判呢?

那一年西湖區法院作為試點,正在推廣在線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平臺。對于雙方同意分歧不大的離婚糾紛,可以嘗試通過遠程審理。看似簡單的一步,卻是法庭的大突破。通過遠程視頻審理,男女雙方在各自的國家順利離了婚。

西湖區法院副院長陳遼敏回想1995年剛到法院工作的情景,感慨頗多。那時她是一名書記員,法庭里的布置非常簡單,就是在一塊法蘭絨的紅布上掛一個法徽作為背景,兩張寫字臺拼在一起就是審判席。法庭里的燈比較暗,開庭時她必須把頭放得很低,否則看不清紙上的字跡,影響記錄速度。后來,她從書記員成長為法官,法院也蓋了新樓,有了明亮的審判法庭。

伴隨互聯網的發展,法庭的現代化氣息越來越濃厚,庭審時可以錄音錄像,固定庭審筆錄,語音識別轉換成文字,簡易的案件已經不用書記員記錄。法庭的智能化不僅提升了法官的工作效率,也減輕了書記員的負擔。

在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建設智慧法院的要求后,西湖區法院分別與微軟、阿里巴巴、新浪合作,進行在線調解的系統開發,實現了在線調解3.0版本的迭代。

目前,在線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平臺,匯聚了21805名調解員、1447名咨詢師、3家仲裁機構和1104家法院。當事人可以自由選擇三位咨詢師,以在線視頻、語音輸入、文字等方式進行咨詢。

作為當事人,如果你想對案件有更全面的了解,還可點擊進入在線評估環節,提交糾紛描述后,平臺會運用大數據分析技術,自動識別糾紛描述中的法律要素,在24小時內自動生成一份包括法律風險、訴訟費用、法律建議等內容的書面報告。當事人可以選擇自行與對方協商處理糾紛,也可以選擇在線調解。

微信圖片_20181018124628

杭州西湖區法院網絡調解室

在線調解的智能化、專業化、系統化得到了極大提升。調解員通過智能工作平臺,可以隨時查看案卷材料,查詢法律法規和案例指導,隨著系統的進一步開發,可以實現為調解員智能推薦調解技術和方法。

互聯網助力解決糾紛,既是新需求,也是新機遇。從立案到審理,從舉證到質證,從開庭到調解,都在網上進行。今天,打官司就像“網購”一樣方便,這也是法院信息化建設從量到質的躍升。

時光沉淀,法庭細化司法為民

40年來,法庭的變化不僅體現在設施和環境的改善,還細化在司法為民的各種創新中。為方便條件受限的當事人,流動法庭可以開在家門口;為呵護挽救迷途的孩子,少年法庭應運而生;為守護家的和睦,家事法庭成了一道靚麗風景……

巡回法庭,來到百姓身邊

隨著維權意識的提高,越來越多的人懂得運用法律維護權益,即便身處偏遠農村同樣有司法需求。于是,法官們走出法院,將法庭開到了百姓的家門口。

乘坐巡回辦案車翻山越嶺,駛過崎嶇山路,來到田間地頭……北京房山區法院河北法庭的法官們走進百姓家巡回審判,現場開庭,如今已是第19個年頭。

河北法庭管轄著房山區西北部的五鄉兩鎮,126個行政村。轄區內山地多,平原少,人口分散,交通不便。1999年8月,擔任河北法庭庭長的晉永鎖正式啟動“巡回審判”。

巡回法庭是流動的,沒有固定場所,但法庭要素缺一不可。農家院里掛起法庭的條幅,房外窗臺擺正莊嚴的國徽,再從村民家中借來幾張桌椅板凳,一個簡單又不失莊嚴的法庭就搭成了。

2012年,青年法官韓玉被調到河北法庭,她跟隨老法官走進村鎮,巡回辦案,不知不覺間,司法便民的理念已經潛移默化地滲透進了日常工作。為徹底化解一起家庭糾紛,法官進村三四趟是常見的事。房山區河北鎮磁家務村有位九十多歲的老人,她把三個兒子告上法院,要求贍養。老人行動不便,韓玉就聯系區司法所的調解員、村治保主任一起到她家中開庭。案子調解成功,三個兒子達成贍養方案,老人撤訴。然而一年后,老人無法自理,去了養老院,三個兒子又因為誰出錢、誰照看的問題鬧上法庭,韓玉和同事去養老院調解了三次,直到徹底化解矛盾。

房山區青龍湖鎮地處山區,較為偏遠,有些家庭家暴的情況時有發生。韓玉便選取了村里一個申請人身保護令的案子現場開庭。女方因遭受家暴起訴離婚,一直被男方跟蹤騷擾、言語威脅,女方向法院申請人身保護令。為了達到普法效果,韓玉聯系村委會后進村開庭,組織村民們旁聽。法官裁定支持了人身保護令申請,還對村民進行反家暴法等相關知識宣傳。

司法便民、利民、親民,為百姓提供優質高效的法治保障和服務,是司法改革的目標之一。在此背景下,全國各地的法院有了“炕上法庭”、“田間法庭”、“草原法庭”、“馬背法庭”等巡回審判方式。這些舉措讓司法為民的溫暖看得見、摸得著。

少年法庭,挽救迷途的孩子

少年司法的起步,源于法院內部審判機構的一次小小改革。1984年秋,為了解決犯罪青少年人數增多的問題,有人提出應該加大震懾。但上海長寧區法院的法官們有不同看法:“對于青少年犯罪,不能只注重打擊,更要教育挽救。”

作為一種嘗試,少年法庭在長寧區法院應運而生。雖然最開始只是刑庭的一個專項合議庭,但這卻意味著少年司法的起步。隨后的幾年,全國各地少年法庭如雨后春筍般建立。

1987年,北京海淀區法院的少年法庭成立。在少年法庭里,不見莊嚴的審判臺,而是和藹的法官、檢察官、辯護人與失足少年及父母圍圓桌而坐。一個大大的圓桌,營造了溫情、寬松又不失威嚴的庭審環境。正是在這樣的法庭里,涌現出一代又一代法官媽媽。

微信圖片_20181018124633

海淀區法院少年法庭組織學生參加憲法日活動

第一代“法官媽媽”尚秀云如今已從海淀區法院退休,但她每隔一段時間仍會回到法院看看當年工作的地方。海淀法院里有一間很大的展室,里面記錄著三十年來少年法庭挽救感化孩子的足跡。那里的每一封信,每一件物品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此情此景,尚秀云就像看到孩子們在笑著對自己說:“媽媽,我已經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了。”而從圓桌審判到溫馨的墻壁裝飾再到電子設備的添置,法庭針對少年心理而做的改變,更讓尚秀云感到欣慰。這些改變與時俱進,能讓少年審判更加高效、溫馨,也讓尚秀云看到新一代法官媽媽們的使命與擔當。

微信圖片_20181018124635

如今的海淀區法院少年法庭有時是家長的課堂,李玫瑾、孫云曉等多位專家會來這里,從未成年人成長規律、青春期心理、兒童教育等方面對家長進行指導;有時又會變成舞臺,上演一幕幕親子劇,法官和專家在法庭上引入體驗式“小游戲”,由失足少年和家長共同“闖關”,幫助雙方認識親情的可貴,從而引導雙方反思。

經過三十多年的發展,少年法庭教育矯治了一大批犯罪未成年人,取得了很大的成績。但隨著離婚率上升,單親孩子增多,一個新問題又擺在法官們面前,如何保障這些孩子的權益?對此,南京市秦淮區的法官專門進行了調研,發現家事審判與少年保護具有互補性,家庭是未成年人成長的第一環境,將家事案件納入少年庭審,既可以在未成年人保護體系上理順關系,也可以優化整合審判力量。

2013年7月,秦淮區法院率先進行改革,設立少年家事庭,開啟對未成年人和弱勢群體權益的全面保護模式。

少年家事庭作為一個綜合審判庭,將涉少刑事審判中的社會調查、圓桌審判、心理矯治等工作機制納入涉少民事及家事審判;另外,在少年刑事審判中,把家事審判中的公益性、修復性、倫理性理念引入其中,實現審判效果的最大化。

秦淮區法院少年家事庭副庭長王冬青,說起少年家事審判模式,她的最大感受就是對未成年人的保護更加全面。比如,涉及人身損害賠償案件,如果是成年人,賠償條件相對較高,如果是未成年人,尤其是精神損害賠償,條件會相對寬泛,主要是為了撫慰未成年人的心靈。

40年來,各地法院逐步探索出一條頗具特色的少年審判之路,讓走入法庭的未成年人都能感受到法律的尊嚴和溫暖。

家事審判,用溫情守護萬家燈火

2016年,全國的家事審判改革正式啟動,寶安區法院是深圳唯一的試點。

不久前,寶安區法院發布了家事審判改革狀況白皮書,深圳市中級法院將全面推廣“寶安模式”。

庭長張力英一路見證著家事審判庭從想法變為現實。十多年前張力英從吉林來到這里,而她所在的家事審判庭,幾位法官分別來自湖南、江西、寧夏等地,她常常笑言家事法庭湊齊了東南西北,寓意著四角齊全家庭美滿,更要把案子辦好。

張力英覺得,是改革開放賦予了這片土地獨特的凝聚力,每個來到這里的人,都會被充滿激情和干勁的氛圍影響。寶安區法院是深圳最大的基層法院,每個家事法官平均每年要審理超過400個案件。

寶安區的流動人口超過80%,由于缺乏土生土長建立的家族紐帶聯系,發生糾紛時沒有親友幫忙化解,很容易一路鬧到法庭。以往視為普通案件去審理,法官一般弄清楚三個問題“是否同意離婚”、“孩子由誰撫養”、“財產如何分割”,便可以作出判決,但實際效果并不好。

家事審判改革中,寶安區法院關注夫妻婚姻權益、財產權益的同時,也關注他們的情感權益,充分發揮家事審判的診斷、修復和治療作用。法官審理案件時,首先要弄清楚的是“為什么要離婚”,尋找情感問題的根源。

張力英記得最清楚的案件,是一對來離婚的年輕夫妻。妻子寫的起訴狀只有幾句話,就是只要孩子不要財產。從起訴狀中,張力英察覺出背后有“故事”,但多次詢問,妻子都避而不談,而丈夫除了苦苦挽留妻子不要離婚,也說不出所以然。

張力英便委托心理咨詢師幫忙。經過心理咨詢師把脈發現,年輕夫妻的感情并沒有問題,主要是婆媳矛盾,而丈夫又不善于從中調和。經過幾次輔導,丈夫漸漸明白了自己在家庭中的作用,用合適的方法向妻子表達情感,終于挽回了妻子的心。

在心理咨詢師的建議下,法官還為這對年輕夫妻準備了浪漫的“再求婚”場景,營造儀式感,讓他們珍惜失而復得的婚姻。

每每想起當時的場景,張力英都萬分感慨。一個家庭在深圳站穩了腳跟,就意味著兩個奮斗者可以安心打拼,孩子能得到來自父母雙方的呵護。深圳因改革而生因開放而強,在家事審判改革之中,法官們作為新深圳人,希望能幫助每個人擁有和美的家庭,在這片熱土上找到歸屬感。

微信圖片_20181018124639

深圳寶安區法院的家事法庭采用圓桌審判方式

深圳寶安區法院的家事法庭,只是改革開放進程中法庭變遷的一個縮影。

40年彈指一揮間,從一間間簡陋的辦公場所到智能綜合審判樓,從幾張小桌方凳到專門的法臺法椅,從法庭數量增多到專門法庭的出現……這些變化都在彰顯著法治的進步和公平正義對人們的守護。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
手机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