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婦聯聲音 來自工會

首頁 > 人物 > 職場榜樣 > 正文

她讓沉睡百年的古代雅樂重新奏響

和以律呂,文以五聲,八音迭奏,玉振金聲。讓絕響百年的中和韶樂重現神樂署,活躍在今天的世界舞臺上,并散發出德音雅樂的古典魅力,是王玲和年輕的雅樂團為新時代獻上的最大厚禮。

關鍵詞: 王玲 神樂署

和以律呂,文以五聲,八音迭奏,玉振金聲。讓絕響百年的中和韶樂重現神樂署,活躍在今天的世界舞臺上,并散發出德音雅樂的古典魅力,是王玲和年輕的雅樂團為新時代獻上的最大厚禮。 

微信圖片_20181114165523

王玲  天壇公園神樂署雅樂中心主任、雅樂團團長,副研究館員,非物質文化遺產“天壇神樂署中和韶樂”傳承人。

中和韶樂,因真愛成為使命

“媽媽,我愛你!”“阿牛,媽媽也愛你!”“媽媽不愛我!”“媽媽不愛你愛誰?”“媽媽愛神樂署。”這是兒子兩歲時和王玲的一段對話,至今讓她刻骨銘心。

位于天壇公園西南外壇的神樂署,如今是“中國古代皇家音樂博物館”。作為明清兩朝培訓、演練祭祀樂舞生的機構,這里曾是中國最高的禮樂學府,鼎盛時生員達2200人,占地面積達10萬平方米。而今建筑僅存1/10,一支三十余人的雅樂團在這演練中和韶樂。

微信圖片_20181114165529

走進神樂署凝禧殿內,乾隆御筆“玉振金聲”的匾額靜靜高懸,令人望而生敬。金指鐘,玉指磬,“金聲玉振”是指每演奏一個音符要以擊編鐘為開始,以宣聲;以擊編磬為結束,以收韻;使整個樂曲陰陽平衡和諧有序。

“寫成‘玉振金聲’,并非皇帝的筆誤,而是寓意著千年禮樂文化周而復始延續下去。”神樂署雅樂中心主任王玲說,這也是她的使命。

“行初獻禮,樂奏寶平之章。”話音剛落,一面繡著九曲云龍的黃帛麾旗之下,頭戴黃翎紅帽的樂生莊嚴地擊柷三下。隨后,鐘磬齊鳴,塤篪合奏,古老的殿堂頓時響起中和韶樂。

伴著排簫琴瑟的悠揚,和著建鼓搏拊的激越,手持盾牌斧頭(干、戚)的舞生踏著節拍,舒展地跳起武功舞……

敔出三響,宣告禮畢,余音繞梁。肅穆典雅中,你像被帶進了一個心安神靜的世界,不想出離,不愿多語,任憑思緒飛升渺遠。

中和韶樂,可溯源于三千多年前的西周雅樂,被稱為華夏正聲。春秋時,孔子在齊國聽到韶樂,癡迷到三個月不知肉味的地步。明清兩代,中和韶樂是用于祭祀、朝會、宴饗等重大國事活動的皇家專用禮樂,以金、石、絲、竹、土、木、匏、革八種材料制成的十幾種樂器演奏,融禮、樂、歌、舞為一體。

“傳統的中和韶樂一字一音,音域不高不低;樂曲節奏慢、舞蹈動作端莊舒緩,因為它是獻給天神的。但今天我們舞臺上展示的中和韶樂,在保持中正平和,恢弘大氣的前提下,偱古而不泥古,更具藝術觀賞性、文化展示性。來觀賞的游客經常被一秒震住,過后回味無窮,難得心、耳寧謐一刻。”

王玲說,據史籍記載,中和韶樂從樂隊規制、樂器使用、人員數量到演奏方法都有嚴格規定,一場演出的“標配”包括:編鐘、編磬、镈鐘、特磬、琴、瑟……加上歌生、文舞生、武舞生等,共計206人,相當于近兩個大型交響樂團。

結緣神樂署,讓古代雅樂“活”起來

微信圖片_20181114165539

1997年,從北京聯合大學文理學院歷史系畢業,王玲成為天壇公園服務一線崗位上的首位大學生。為了講解的更生動,她搜羅了各種有關天壇的書看。

有一次,聽說時任旅游服務部隊長李云龍出了一本天壇的小書,王玲大膽地敲了對方辦公室的門,說:“我想要一本您的書。”沒想到幾年后,李云龍成為神樂署第一任隊長,并點名把她要到了神樂署。因為她那次冒昧索書給隊長留下了很深印象:嘿,這孩子挺用心啊!

2002年,神樂署修繕工程啟動,王玲參與了前期籌備工作,一上手就栽了跟頭。“浩如煙海的文獻,因為我不懂音樂,耗費一年整理的10萬字資料經審議后全要推翻重干。后來老專家于寶坤老先生帶著我干,為了工作方便我在他家吃住了半年,分秒必爭地鉆‘故紙堆’……”

那時的她永遠穿一雙旅游鞋,有時會背著一件珍貴的明代琵琶復制品穿梭于天壇——要擺弄各種樂器配合試展,不敢有任何閃失。還要跑文化部、中國藝術研究院,拜訪中國古建筑學家羅哲文、故宮博物院研究員萬依、海政歌舞團指揮黃海濤等專家大咖,四方請教……從不認識柷和敔等樂器名到對每件展品如數家珍,又到凝練的1萬字神樂署講解稿,王玲下了無數苦功。

2004年底,神樂署正式對外開放。最初的展示很簡單,只是講解員口頭介紹擺放在玻璃櫥窗的樂器、樂譜。凝禧殿已經布置了舞臺,但也只能講一個樂器,敲一聲。王玲總在想,“我們講解的是古樂,何不表演出來呢?中和韶樂是古典音樂的根,它不該死在線裝書里,應當活在世人眼前。”

一次研討會上,王玲聽到一位臺灣專家聲稱,“中國的雅樂文化已經消失了100年,重建雅樂要學習日本、韓國。”王玲坐在臺下暗自不服,她心想,100年前的雅樂就在現在的神樂署!“古建筑還在,古譜還在,老專家還在……我們的雅樂并沒消失,只是缺少一方舞臺、一個團隊、一份堅守與執著!”

從此,王玲把在神樂署的舞臺上重現中和韶樂當做了畢生追求。她和同事們把天書般的古樂譜翻譯成五線譜、簡譜;買不到原汁原味的古樂器,就親手DIY試驗復原;一邊聘請清史專家、古建專家、宮廷舞專家以及資深音樂家來指導,一邊外出取經……大家白天工作,晚上加班博覽古籍,每人都身兼數職,穿上工裝能講解,換上戲服能登臺。

為了增強團隊實力,公園在后來招收新員工時,也開始傾向于有樂器專長的“特長生”。2006年初,一支由神樂署的年輕人組成的小型表演隊,初步在凝禧殿向游客展示了中和韶樂的八音樂器。“演奏雖然只有10分鐘,但我們發出了近百年來的第一聲,這是一個激動人心的開始。”

王玲感慨萬千地說:“為了能讓中和韶樂重新奏響,幾代天壇人付出了幾十年努力。作為神樂署的有緣人,我能見證神樂署的回歸和修繕利用,能和我的團隊在雅樂百年復鳴的路上一起成長,真要感謝時代的成就。”

 

華夏正聲,在中外各國“火”起來 

微信圖片_20181114165547

2007年初,神樂署的“中和韶樂”雅樂團第一次走出天壇,在首都博物館專場展演。“結束后觀眾要求加演,可惜我們只會七支曲目。”

同年,故宮博物院宮廷樂專家萬依老先生看到他們的演出后,一邊老淚縱橫,一邊激動地對她說:“以后你需要什么資料,盡管來拿。”——別人找他借書,必須寫借條,只有王玲例外。而在六年前,王玲初見老先生時,從沒正眼瞧過她。

2013年,“清代中和韶樂專場音樂會”走進神樂署,王玲主持了演出,同日本、韓國等15個國家和地區的專業團體交流,嘗試把清代雅樂活化起來。現在,通過“雅樂開放日”、“雅樂文化進校園”等多種接地氣的活動,讓更多大眾也能零距離觀賞并愛上雅樂。

2018中歐旅游年,中和韶樂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大廣場展演,由17人組成的雅樂團攜帶了72箱樂器。“包括編鐘、編磬在內,總重量2.75噸,單在機場托運就花了四個多小時……”自中和韶樂2014年第一次走出國門,赴法演出,震撼歐洲后,近年來,中和韶樂吸引了越來越多的異國粉絲。

“也許,真正的好音樂,不僅能讓你望見過去,還能讓你看見未來,它能在不同國家不同種族的觀眾心底激起情感共鳴和審美愉悅。”王玲說,“中和韶樂是中華雅樂藝術的精髓,蘊藏著民族文化的基因,它值得我們更深地挖掘,更好地傳承下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
手机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