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婦聯聲音 來自工會

首頁 > 人物 > 創業女性 > 正文

“初戀味道”,火了循環農業

還記得兒時吃過的西紅柿嗎?這樣的西紅柿是李衛農場的主打產品,有人送它一個浪漫的名字——

關鍵詞: 西紅柿

還記得兒時吃過的西紅柿嗎?紅紅的果皮,咬一口酸酸甜甜、面里裹沙。這樣的西紅柿是李衛農場的主打產品,有人送它一個浪漫的名字——

寰俊鍥劇墖_20181026191623

李衛   河南省新鄉市原陽縣小劉固農場場長。執著于循環農業技術,將小農場帶入大市場。

李衛很勤快。記者一大早采訪,她早已在田里巡視完畢,“正好,剛回來。”每天起早到田間地頭向莊稼果蔬問聲“早安”,是她做農民以后養成的習慣。立秋已過,節氣不等人,李衛一邊照常管理夏季作物,一邊著手秋冬作物的種植,還要對西紅柿、草莓等主打產品予以“特別關注”。今年她的農產品銷售格外火爆,“可惜產量有限,不能完全滿足客戶需求。

李衛很前衛,再難也要做

李衛的產品之所以熱銷,是因為她有一套與眾不同的種植方式。別人種地少不了化肥和農藥,她用的卻是自制的堆肥和液肥。“全是因地制宜。”李衛的農場附近有牛場和鴨場,利用牛鴨的糞便再加上隨處可尋的秸稈,三者按一定比例混合,堆渥發酵后成為優質的有機肥料。這樣肥料可使土壤保溫、保肥、透氣,不僅可為作物提供所需的營養,可保持果實天然的味道,還能改善生態環境。“說白了,就是巧用農家肥。道理很簡單,但人們怕麻煩,大多數人棄而不用。”

所謂循環農業,就是養殖、堆肥、種植形成環狀鏈接。因為堅持堆肥的制作與推廣,李衛在國內循環農業領域小有名氣。像她的名字一樣,李衛的觀念很前衛,早在十年前,她就開始關注循環農業,立志做“不一樣”的農民。只是頭三腳難踢,同樣一塊地,化肥只需幾十公斤,堆肥卻要翻上好幾倍。成本增加,勞動量增加,產品卻不見得賣出高價。這不是做賠本買賣嗎?人們覺得不劃算,甚至當她是個笑話。但李衛性子拗,并不在乎別人怎么看,她認定這條路一定走得通。

不過她確實走的磕磕絆絆。為了堅持循環農業,她選擇“迂回路線”,養野豬,養蘆花雞……希望以副養農。雖然養得都不錯,卻終因默默無聞沒能打通市場而陷入困境。就在她堅持不住快要灰心的時候,邂逅了來自日本的農業堆肥專家,對循環農業的理念更是一拍即合,為她支了一招:延長生產鏈,產品深加工!李衛茅塞頓開:對啊!深加工農產品附加價值高,價格也就上去了!她試著將農場自種的小麥和西紅柿做成了別具特色的西紅柿掛面。小麥的柔韌和西紅柿的酸甜共同打造了“小劉固”品牌,掛面成了超市的暢銷貨。

如何讓更多的人知道“小劉固”品牌呢?李衛吸取之前的教訓,決定加大宣傳力度,賺錢不忘賺吆喝,利用微博介紹農場的種植模式。微博以日記形式,圖文并茂,實景再現農場的生產畫面,很快便有了很多粉絲關注。2014年,有家大客戶與李衛簽訂了小麥收購協議。不想一波三折,小麥成熟后客戶卻變了卦。李衛借助微博向社會求援,引起了北京一家農業公司的關注。同行未必是冤家,反而更能感同身受。北京這家公司幫李衛轉發微博,獲得了更多的點擊率。有客戶試著買了點面粉,發現口感確實不錯,于是一推十、十推百……“現在我們的產品直接賣到北京了,很多北京客戶都是我們的會員。”客戶的信任讓李衛感動,也讓她對循環農業有了更多信心。

變身“不一樣”的農民

寰俊鍥劇墖_20181111113245

做農場之前,李衛是《河南日報》記者。記者是個光鮮的職業,可為什么拋掉光環,離開繁華都市,去一個偏僻小村做農民呢?李衛笑了,“好像也并不奇怪。”

小劉固是李衛的家鄉,那里有她的童年。村邊的小河、樹林、草地都是她曾經嬉戲玩耍的地方。父親當時是村支書,慢慢升職到省城工作,結束了童年的李衛也隨之離開了小劉固。但全家人一直對家鄉念念不忘,尤其是父親,即使在早年交通不便的時候,也堅持每月回村一趟,后來有了車,更是每周一次。“有年發大水,人家都往城里跑,父親卻帶著我們往鄉下奔,領著大伙去抗洪。”

退休后的父親重回小劉固,在村里辦起了養豬場。做記者的李衛常回鄉看望父親,也常到父親的豬場“指點江山”,紙上談兵地為父親勾勒豬場的“宏偉藍圖”。或許是看中了她的“遠大志向”,父親病重臨終前將豬場托付給她,“沒有猶豫,也沒多想,接過來順理成章。”2008年,記者李衛變成了豬場場主。

然而真正干起來她才理解什么叫“知易行難”。最受不了的是一身豬糞味,每次從豬場出來,都要將衣服換個遍,開車回鄭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幸而她有個“毛病”,就是不吃后悔藥。“像祖輩一樣面朝黃土背朝天,我回來就沒意義了。”從接手豬場的那天起,她就開始關注循環農業,并背起行囊,到湖北、江浙一帶考察,“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

帶著新思路新理念,李衛著手改革豬場。她邊摸索邊實踐,由豬場到雞場到鴨場,由大田到大棚到蔬菜,將父親的豬場逐漸變成一個初具循環農業模式的農場。沒資金、沒技術,一切如同盲人摸象。創業是艱難的,但最難的是沒人理解。家人覺得她犯不上,別人更是笑她傻,“不在城里好好干記者,跑到鄉下受這份累!”

直到她遇到日本專家川崎廣人。2013年,川崎先生在她的小劉固農場住了一個月,兩人雖然語言不通,但可以通過紙條做簡單的交流。他為李衛畫了一張循環農業示意圖,簡單明了,讓她醍醐灌頂。

她開始嘗試給小麥加施液肥,小麥果然長得特別好。她拍下照片發給川崎先生,他高興地說:在中國,你是第一個踐行我的農業理念的人!我要回來幫你!但同時也給李衛提了個要求:做事要專心,你應該回來跟大伙一起干!“既然一位日本老人都能撲下身來,我為什么不能丟掉城里的安逸?”2014年,李衛不再城鄉奔波,卷起鋪蓋回到農場,徹底讓自己變成了農民。

小農場闖進大市場

把全部精力撲在農場的李衛一心想做自己的“拳頭產品”。她選擇了老少皆宜的西紅柿做突破口。育苗、播種、深耕……制定了一套完整的程序,包括土壤的濕度、育苗的溫度、大棚換氣的頻次等……“最重要的,要使用堆肥,增加西紅柿的甜度。”

西紅柿培育如愿獲得成功,品嘗的人稱之為“初戀的味道”。有一天鄭州來了幾位小伙,自費給農場做了一個3分鐘的宣傳片,上傳至騰訊視頻,專門介紹這種有“初戀味道”的西紅柿,小劉固農場一時成了網紅。一同走紅的,還有李衛的堆肥制作和循環農業理念。

“種植之前先育土,育土之前先制堆肥,制堆肥之前先育人才”。很多年輕人慕名而來,希望在此學到堆肥技術,李衛毫無保留,一律開門接納,她希望循環農業能如燎原之火,燃遍中國大地。“小劉固雖小,但愿意成為星星之火。”為了方便大家學習,李衛將零散的參觀變成兩月一次的培訓,農場提供食宿。“目前我們已經培訓了一千多名學員,全國各地都有人前來參觀取經。”

李衛的名氣越來越響,許多養殖廠主動向她發出邀約,希望和農場共同開發堆肥制作。前不久,李衛與河南省花花牛乳業公司簽訂了合作意向書。“花花牛是河南省著名商標,牛奶過關,飼養過關,所以牛糞不含添加劑。”李衛說她很挑剔,為了考察堆肥原料,她走遍了附近十公里以內的養殖場,一般的原料她還看不上。

因為執著循環農業,李衛的農場被日本某公司看中,彼此展開合作。她還籌備利用堆肥種植大蒜、洋蔥等,計劃出口日本……

推行了多年的循環農業,終于得到越來越多的認可,美好的前景徐徐展開,“小農場進入大市場,以后要做的事就更多了……”看到循環農業開枝散葉,李衛感到創業以來所有的艱辛和付出都是值得的。小劉固的媳婦們時常問她:看你平時不穿高跟鞋,不描眉不化妝,一點都不洋氣,還和大伙一起吃大鍋飯,可整這么大一攤子,到底圖個啥呢?李衛淡淡一笑,簡簡單單地回一句:不圖啥,就是想做點事兒!

現在除了農場的270畝田,還引領示范低化肥低農藥小麥種植1500畝,還有3000羽散養雞。李衛賣堆肥,賣大米、面粉、掛面、雞蛋、西紅柿等蔬菜……李衛說,未來她將建成現代化農業公司,為鄉村振興貢獻一份力量。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
手机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