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婦聯聲音 來自工會

首頁 > 法律幫助 > 特別提醒 > 正文

你有勇氣成為意定監護人嗎?

很多“空巢老人”面臨一個問題:監護人難找。其實,社會上不乏熱心腸的人,可一旦要在文件上簽字成為意定監護人,人們反而會有諸多顧慮。

關鍵詞: 監護人

手術簽字,護工獲贈房產

凌廣生把房產遺贈給了護工,這件事很快在街坊四鄰傳開了:老先生并不是沒有親屬,為什么把房產留給一個護工?
護工秀英在上海打工二十多年。凌廣生的這份遺贈,讓她在上海有了安穩住所,但同時也為她招來了非議。

走在街上,鄰居不時地對她指指點點,甚至有人說她是騙子。2019年初,秀英來普陀區公證處辦理繼承房產的相關手續。她告訴公證員,自己感到有些委屈。

秀英照顧凌廣生8年,她和老人之間的關系,并不只是護工和雇主這么簡單。她還有另一個身份:凌廣生的意定監護人。

凌廣生終生未婚,雖然有幾位親屬,但平時很少來往。8年前,凌廣生住院,秀英成為他的護工,照顧他的生活起居。秀英樸實、有耐心也有責任心,將凌廣生照顧得很好,也得到老人的信任。住院不久,凌廣生需要做大手術,由于沒有親屬趕過來簽字,他便寫了一份委托書,將簽字的事交給了秀英。

轉眼間到了2015年,凌廣生聽說那一年修訂的老年人權益保障法,首次提到了意定監護,也就是說老年人可以與近親屬或其他與自己關系密切的個人、組織協商,確定自己的監護人。

這條規定讓凌廣生看到希望,但當時“意定監護”還處于“摸著石頭過河”的探索階段。凌廣生多方打聽,得知普陀區公證處能夠辦理,于是專程上門咨詢。公證員李辰陽接待了他。得知他的需求后,李辰陽并沒有馬上為凌廣生和秀英辦理意定監護的公證手續,而是先去了秀英居住的社區和工作的醫院。

一番調查后,李辰陽了解到,秀英以往照顧老人都是盡心盡力,口碑很好,沒有虐待老人的記錄,也沒有刑事案底,符合做意定監護人的條件。于是,他遵照老人的意愿,起草了一份意定監護文書,并經雙方確認后,予以了公證。

2016年3月,護工秀英正式成為凌廣生的意定監護人。兩人在公證材料上約定,秀英擁有凌廣生的醫療決定權。這一權利包括選擇和決定救治的醫院、治療方案和藥物類型,決定醫療費用的支出,簽署醫療風險告知書,辦理出入院手續等。

在公證書上簽字時,秀英沒有絲毫猶豫。她告訴公證員,凌廣生平時對她很好,兩人就像父女一樣。

有了監護人身份“保駕護航”,凌廣生的每項醫療決定,秀英都有權簽字確認。秀英沒多想,她唯一心愿就是讓老人在生病時能得到及時醫療救助。

2018年底,88歲的凌廣生去世。直到這時,秀英才知道老人還單獨訂立了一份房產遺贈協議公證書,凌廣生要求秀英為他辦理身后事,自己的房產則贈給秀英。

可秀英沒想到的是,接受這份遺贈后會被別人議論。李辰陽安慰秀英,她圓滿地完成了監護人的職責,這是老人自愿給她的回報。至于別人對她議論是因為他們對意定監護還不理解。

家人相聚,共享天倫之樂

家人相聚,共享天倫之樂

管賬監護,鄰居伸出援手

78歲的錢申昌居住在上海長寧區一家護理院。他多年前離婚,兒子一直跟隨前妻生活,從未與他來往。隨著年紀越來越大,錢申昌逐漸失去了自理能力,生活艱難。在他最無助的時候,鄰居錢鳳梅伸出了援手。

錢鳳梅和錢申昌是三十多年的老鄰居,兩家人經常相互照應。幾年前,錢鳳梅的丈夫病重,錢申昌時常幫忙。這份人情,她一直記在心里。

后來錢申昌身體每況愈下,幾次發病都是錢鳳梅及時把他送到了醫院。可讓鄰居照顧并不是長久之計,于是錢申昌想把房子賣掉,去養老院度過晚年。但問題又來了:沒有監護人簽字,養老院不能接受。

在朋友建議下,錢申昌找到了公證員李辰陽,他希望讓鄰居錢鳳梅做他的監護人,可錢鳳梅的女兒小樂卻不同意。在小樂看來,母親也是六十多歲的人了,哪有精力去照顧鄰居呢?萬一照顧的過程中出現問題,有了麻煩怎么辦?錢鳳梅聽了女兒的話,最初拒絕了錢申昌。

小樂代表著大多數人對待意定監護的態度,李辰陽說:“很多人愿意照顧他人,但不愿意做監護人。因此公證員還有個‘多余’的事情,就是要去勸導有意向做監護人的人,鼓勵他們放下顧慮,在法律文書上簽字。”

2018年4月,錢鳳梅終于接受了李辰陽的建議,簽字成為錢申昌的意定監護人,錢申昌也因此順利入住養老院。

作為監護人,錢鳳梅的一個重要職責是管賬。由于錢申昌難以下床活動,他把銀行卡和密碼都交給了錢鳳梅保管,日常開銷由錢鳳梅代為支取。有了監護人的法律身份,她去銀行取錢也不會受到工作人員質疑。

為了幫鄰居管好“錢袋子”,錢鳳梅記了厚厚一本賬,里面貼滿了發票和收據,詳細記錄了錢申昌的每筆花銷,每個月還會做一次總結。錢申昌的日常生活事項都由錢鳳梅代勞,但每一項重大決定都會事先征詢他本人的意見。

2019年初,錢申昌從養老院轉到了護理院,費用支付方式也發生了改變。于是,錢鳳梅來到公證處,在改變支付方式之前,她和公證員一同將此事告訴錢申昌。而公證員也詢問了老人的意見:“護理院的收費和養老院是不一樣的,現在要變更劃款的賬號和收款人以及金額。錢鳳梅每個月從你賬戶里面拿現金出來,支付到護理院,你覺得這個方案可以吧?”“可以可以。”錢申昌點頭認可,隨后又簽字確認。

在錢鳳梅看來,監護人的“工作”并不輕松,事情又多又雜,壓力也很大。去年夏天,她為了照顧老鄰居,天天往養老院跑。后來錢申昌身體好轉了,錢鳳梅卻累得病倒了。但讓她感到欣慰的是,目前家人對她的監護工作非常支持,經常在她力不從心時過來幫忙。

在李辰陽的建議下,錢鳳梅定期寫監護報告,記錄下監護過程中的點點滴滴。錢鳳梅的姐姐錢鳳娣擅長操作電腦,她幫妹妹把監護報告做成電子版,在微信上發給李辰陽,非常方便。

“監護報告內容主要是兩部分。一個是監護人做了什么事情,也就是監護事務。二是監護事務所產生的費用,叫財務收支報告。”李辰陽解釋說:“在意定監護人是非近親屬的情況下,交了這個監護報告,將來老人失能失智后,其他法定監護人對意定監護人提出質疑時,意定監護人可以把報告拿出來,這也是自我保護的一種手段。”

轉變觀念,破解監護人難找

從2015年開始,李辰陽就一直把意定監護作為自己工作和研究的重點,他在這個領域也越來越有發言權。最近三年,他已經辦理了一百八十多起意定監護公證。

李辰陽介紹說,找他咨詢意定監護的“空巢老人”越來越多,但很多老人都面臨一個問題:監護人難找。

67歲的蘭姐就遇到了這個問題。蘭姐的身世很坎坷,從小體弱多病,被父母托付給外婆撫養長大,因此她和其他兄弟姐妹感情疏遠。丈夫因病去世后,蘭姐一人生活。

她有嚴重的心臟病,醫生建議她盡早進行手術,更換心臟瓣膜。但手術的時間卻一拖再拖,因為找不到監護人給她簽字。

2018年初,蘭姐在路邊突發心臟病,幸虧搶救及時才挽回了性命。死里逃生后,她迫切想找一個人,替自己在“救命”時簽上名字。她聯系了幾個親近的朋友,也帶他們去過公證處,但沒人愿意在監護協議書上簽字。

“他們平時都很關照我,但一聽要在法律文書上簽字就猶豫了。”蘭姐很無奈:“找監護人要兩廂情愿,不能強人所難。”

李辰陽鼓勵蘭姐不要放棄,建議蘭姐把老同事楊強作為第一“目標”,因為楊強曾陪蘭姐來過幾次公證處。“他既然愿意到公證處來,說明他有這個意愿。如果根本就不想做意定監護人,來都不會來。”李辰陽分析說。

2018年12月14日,蘭姐帶著楊強和另一名好友再次來到公證處。李辰陽向他們仔細解釋意定監護人的重要性和所受到的法律保護。這次,楊強終于放下顧慮,簽字成為了蘭姐的監護人。

“我了解到意定監護人的法律地位高于法定監護人,這樣我就不怕她的親屬來找麻煩了。這個公證既是保障她,也是保障我,所以顧慮基本上沒有了。”楊強說:“這種方式確實好,萬一我以后老無所依,希望也有這樣一個人來幫助我。”同時,蘭姐的另一位朋友自愿擔任監督人,如果監護人失職或不作為,監督人有權向公證處報告。

隨著意定監護探索實踐的不斷深入,李辰陽越來越感受到這種監護方式的重要性。其實社會上熱心的人很多,很多人都說,“我可以做幫助他人的事情,但是要在法律文書上簽字,反而不敢落筆了。”

在李辰陽看來,要破解這種局面,還需要大家觀念的轉變。而公證員要做的就是,讓熱心的人放下心理負擔,告訴他們意定監護人的權利和限制在哪里?也同時告訴他們,法律對意定監護人有保護的制度。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
手机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