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婦聯聲音 來自工會

首頁 > 法律幫助 > 特別提醒 > 正文

探訪養老院 當你老了,去哪里安度晚年?

民政部取消了此前一直施行的養老機構審批制度。這意味著放低養老服務業準入門檻,是落實全面放開養老服務市場的重要舉措。多層次的養老服務體系,保障晚年生活幸福感。

關鍵詞: 養老 機構 老人

公開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獨居和空巢老人將增加到1.18億人左右,到2030年,平均每四個人當中就有一位老人。如何贍養家中的老人,怎么度過自己的晚年,是每個人都要面對的問題。

為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民政部《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三五規劃綱要》中提出:“建立以居家為基礎、社區為依托、機構為補充的多層次養老服務體系……全面放開養老服務市場。”

據民政部統計,截至2017年9月,我國養老機構總數超過14.46萬家,相比2012年底的4.43萬家增長達226%。去機構養老,將越來越多地成為養老生活的一種選擇。

未標題-2

多層次的養老服務體系,保障晚年生活幸福感。

養老機構種類多,選擇更多元

目前,我國養老機構分為公辦非營利性和民辦營利性。

公辦養老機構由政府出資,屬老年福利事業單位,運營經費主要來自政府撥款,優先服務于弱勢老年群體,主要保障經濟困難的孤寡、失能、高齡老人優先入住,滿足他們的基本生活需求。據了解,北京、上海、廣州等一線城市的公辦養老機構一般要求入住者或其監護人有當地戶籍。

部分設施較好的公辦養老機構由于環境優美、管理規范、人員專業、醫療條件好且收費不高,床位極為緊張,想入住需要排隊等幾年,甚至十幾年。

民辦養老機構面向市場,自負盈虧。為了滿足多層次養老需求,其環境、服務也較為多元化。其中一部分中高端養老機構以豪華的設施、優美的環境、高質量的服務、人性化的社交娛樂氛圍,對接“高凈值”老年群體的入住需求。國家對非營利性養老機構實行政府指導價管理,然而對營利性養老機構,是沒有“指導價”的,它們自身有定價權。和高端的設施服務相對應的,往往是較高的收費。

養老機構的名稱更是多種多樣,公辦的名稱一般有:養老院、敬老院、老人院、福利院等。民辦營利性質的名稱則多種多樣,有養老社區、老年公寓、長者公寓、頤養院等等。對此我國并無統一規定。

除了傳統的民辦、公辦形式之外,近幾年,大型國企、商業保險集團開始試水營利性中高端養老項目,如上海陸家嘴集團在上海五環內開辦高端養老社區、國家開發投資公司在北京二環附近開泰康人壽、中國人壽、合眾人壽、中國平安、中國太保等均已在全國多地布局中高端養老項目。

盡管國家大力推進養老機構建設,但由于傳統觀念、固有印象和個別養老機構曾有“虐老”事件、安全事故等被曝光,公眾對機構養老這種方式尚存疑慮。

華南理工大學數據新聞研究中心和中山大學心理學系2017年聯合推出的《養老輿情調研報告》顯示,公眾對養老機構的顧慮有:飲食衛生差、服務差、環境差、收費高、設施配備單一、“一床難求”、遠離家人、虐待、孤獨、醫療水平低、安全隱患等。

那么,目前的養老機構環境設施、服務水平是怎樣的?記者進行了實地走訪。

高端養老機構:設施豪華,遠未住滿

這家由商業保險集團創辦的高端養老機構位于北京市昌平區,占地14萬平方米,室內外花園、二甲醫院、超市、自助餐廳、老年大學、電影院、健身房、恒溫泳池等一應俱全,裝潢陳設無不典雅精致。

老人的居住環境是一室一廳或一室兩廳的單元式住宅,均參照五星級酒店標準精裝修,配有“新風”空氣循環系統。沙發、電視柜、餐桌、酒柜一應俱全,臥室配歐式軟包雙人床、提花地毯、床頭柜和梳妝臺,美觀溫馨。大一點的戶型還有寬敞的書房。落地窗提供了充足的采光。

廚衛設施也是一流的:每戶配獨立衛生間和廚房,浴池能側開門,30秒注水完成。整體廚房貫穿了無障礙設計,方便老年人。冰箱、洗衣機等家電,均為知名品牌。

公共區域十分人性化。室內泳池設在下沉式花園中,采光良好,池水恒溫29℃,水深0.9米~1.2米,配有升降椅,方便坐輪椅的老人下水做康復訓練。

不少老年人擔心入住養老機構之后孤單寂寞。這家機構設有專門的社交會所,老人可以坐在一起打牌、種植、彈琴唱歌、喝茶聊天。老年大學開設了六十多門課程,除請了部分專業人士任教之外,有相當一部分課程的老師,是這里的“居民”。

住在這里的老人多為高知、高凈值人群,有電影導演、知名演員、作家、書法家、大學教授、原國家隊教練、享受政府特殊津貼的科學家,等等。他們發揮余熱,在老年大學開設了書法、繪畫、鋼琴、舞蹈、科學、名著鑒賞等多門課程。為了鼓勵老人參與活動,養老院實行“時間銀行”制度,可通過參與學習來換取積分,減免入住該機構的月收費。

探訪當日,不少老人正在老年大學準備上課,有說有笑,其樂融融。這里的“居民”劉阿姨主動和記者攀談了起來。劉阿姨雖然已年過九旬,但腿腳靈活,思維敏捷,十分健談。劉阿姨老伴去世,兒子定居國外。她在國外住不慣,又不想打擾兒子的事業和家庭,便回國獨居。自己住了一年之后,又覺得孤單寂寞,于是出租了一套房子,用租金繳納養老機構每月的費用,住了進來。

劉阿姨在這家機構住了三年,最大的感受是不孤獨了。她獨居的時候,從早到晚只盼著兒子打來電話、發來信息。然而現在,兒子想給她打電話要提前“預約”,因為她的“日程排得很滿”,遇到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學書法、談往事、喝下午茶,特別充實。她最大的感受是,獨居時她只能自己對著空氣說話,現在終于有人聽她說話了。

“這對我來說是有尊嚴地老去。”劉阿姨說,“不求人,不給家人添負擔、精神家園不孤獨。”

據這家養老機構的負責人介紹,入住時,會有醫生對老人身體、精神狀況進行評估,根據評估結果,分別入住該養老機構的五個區域:獨立生活區、協助生活區(半失能老人)、專業護理區(完全失能老人)、積極照護區(患阿爾茲海默癥的老人)及臨終關懷區。這也是目前中高端養老機構的通行做法。這里的護工平均年齡20歲左右,均為護理專業畢業。

與高端的環境和服務相對應的,是較高的價格。入住該機構需購買總價約300萬元到500萬元不等的分紅型保險,或交納150萬元押金,再根據入住套間的戶型大小,月付2萬元左右的費用。如果是失能老人,則需交納20萬元押金,每月服務費2萬元到2.4萬元不等,其中含護理費。

相對于高昂的入住費,這里伙食費適中。一日三餐加茶點,均由某五星級酒店廚師掌廚,月收費1600元。

由于市場定位是具備一定經濟實力的老年群體,這家機構并未住滿。兩室一廳的戶型可容納1000人,目前只入住了兩百多人。

在高端養老機構中,也有收費并不那么高昂的。記者走訪了一家由國企開辦的,位于北京市西二環金融街的養老機構。該機構緊鄰地鐵、大型購物中心、知名三甲醫院,地處繁華鬧市,交通十分便利。同樣是康復醫院,屋頂花園、水療館、棋牌館、電影院等文娛休閑設施一應俱全,配新風系統,每個房間有獨立無障礙衛浴,公共區域裝修豪華且人性化,三餐和點心種類豐富,還有針對糖尿病、痛風老人的替代菜品。

但這里居住面積較小,每人一間30平米左右的房間。入住需交納20萬元左右的押金,再根據房間大小,月收費1萬~2萬元。由于2017年底剛建成,318個房間只住了27位老人。

大部分養老機構是限制老人外出的。這兩家高端養老機構的做法是,如果想出門,可經家屬同意,老人自己簽字后,在約定的時間段外出。機構也會組織有行動能力的老人外出活動。

“候鳥式旅居養老”,也是高端養老機構的一項服務。據了解,多家機構在三亞、青島、北京、杭州、成都等地都有連鎖,老人如果想去游玩,可“旅居”于當地連鎖機構。

未標題-1

提升質量,加快養老服務業發展

良莠不齊,規范化尚在推動

除上述兩家之外,記者還走訪了其他幾家民辦營利性養老機構,發現服務和環境良莠不齊。同一個公司旗下的不同養老項目,設施服務相去甚遠。

極個別養老機構存在的問題十分明顯:首先是通風不佳,采光不好,陰暗且有異味。其次是無獨立衛生間和浴室,全層老人共用一個公共衛生間。第三,房間狹小,一個10平方米左右的房間擺放兩到三張1.3米寬的床位,較為擁擠。第四,樓道狹窄,無輪椅挪動空間。第五,幾乎無綠化。

其實,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發布,2018年10月1日起實施的《老年人照料設施建筑設計標準》,對養老機構選址、平面布局、道路交通、供暖、通風、空氣、裝修、安全疏散與緊急救助、噪聲控制與聲環境設計都做了非常詳實的規定。

如單人間使用面積不得小于10平方米、雙人間不小于16平方米,走廊預留凈寬不小于1.8米的輪椅錯車空間,室內留有輪椅回轉空間、具有天然采光和通風條件等等。這些都是出于消防、健康等因素考慮而制定的,但事實上部分養老機構達不到這些標準。

2017年12月29日,國家質檢總局、國家標準委員會發布了養老機構服務質量管理方面的首個國家標準——《養老機構服務質量基本規范》,規定了生活照料、膳食、清潔衛生、文化娛樂設施、心理支持服務等多項服務標準,如進行護理服務的工作人員應具備護士執業資格;應為老年人提供心理疏導服務和休閑娛樂項目;食品儲存生熟分開、餐具須經嚴格消毒等。但記者走訪的個別民辦養老機構尚未能達到這些要求。

只要在網上搜索,就能發現不少養老機構是以“高端”為定位的。但是怎樣算“高端”,怎樣是“低端”,國家并沒有統一的定義和標準。值得期待的是,養老機構全國統一評級正在推動。

據了解,近些年北京、上海、廣東、廣西、江蘇等多地相繼推出各省市養老機構星級評定標準。廣東省2018年評出的首批“五星級”養老院有19家,多為公辦社會福利性機構。上海市養老機構評級最高等級為三星,評出的全部為公辦。記者咨詢了其中多家,床位均已排到十幾年之后,而且由于以保障老年人基本生活需求為目的,原則上不提供單間,基本都是雙人間。這些評級是自愿報名的,由于大部分省市的評級規則要求參評機構具備較高入住率,所以很多高端營利性養老機構并未參加評級。

2018年10月,民政部發布《關于國家標準<養老機構等級劃分與評定>(征求意見稿)廣泛征求意見的通知》指出,為進一步提高養老機構服務質量,將加快建立全國統一的養老機構評級管理制度。

提高養老服務質量,一方面要靠法律法規的完善、國家標準的制定和落實,一方面也靠有關部門的嚴格監管。2017年民政部、公安部等六部委聯合開展養老院服務質量專項行動,對全國4萬多家養老機構進行拉網式排查,共整治隱患19.7萬個,依法取締、關停、撤并安全隱患嚴重、無法有效整治的養老院2000多家。

2018年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在“強化民生兜底保障”一節中,明確提出要“提高養老院服務質量”,并將其納入2018年國務院大督查范圍。

相信在國家、各級政府、養老機構的共同努力下,養老機構會日趨規范化、標準化,服務質量不斷提升,讓老人們老有所養、老有所醫、老有所教、老有所學、老有所為、老有所樂,在晚年生活中感受到幸福感和安全感。

上一頁 1 2下一頁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
手机买彩票